李祥霆专访

1590723400 200 views

也许是对古琴的热爱让他执迷不悟;也许是琴箫合奏的旋律让他决心一生与琴为伴;也许是历时一年完成一把琴的恒心促使他攀上琴韵的最高意境。作为古琴界泰山北斗,李祥霆的影响就像他的琴音一样高远绵长。日前,应大连市古琴研究会之邀,李祥霆来连参加名家名曲赏析会。10月18日,记者专访了这位爱古琴甚于生命的艺术家。
和预想的不同,李祥霆的房间竟然是普通的标准间,面对记者丝毫没有架子。和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先生谈话,记者的第一个问题就被他轻描淡写地叉过去了。“您来参加活动的缘由是什么?”“他们邀请我,我就来了,如此而已。”
李祥霆认为大连是一个现代感十足、赋有生命力的城市,经济快速发展,随之对文化的需求也就更高。他希望大连市古琴研究会的成立能为这座城市播种下古琴文化的种子,让这座浪漫的现代城市平添一份淡雅的古典情调。

李祥霆专访

少年李祥霆用一年的时间做成人生中第一把琴
还是高中生的李祥霆第一次接触“古琴”是从收音机里听到的,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乐器,只觉得是天籁之音。曲子结束后,广播员介绍说:“刚才各位听到的是琴箫合奏《关山月》”。李祥霆这才知道原来这种声音由古琴传出。从那以后,出于对古琴的热爱与执著,他搜集了大量古琴资料,以自己的理解用了一年的时间制作了一把“古琴”,此后他每天就在这张自己做的琴上摸索着弹。广播中已听得很熟的《关山月》,竟在李祥霆自己编的指法中弹奏了出来。李祥霆知道,猜想毕竟是猜想,方法肯定不对。他决定写信给当时的北京古琴研究会会长溥雪斋先生、副会长查阜西先生,表达他对古琴的向往。
1957年他正式拜查阜西为师,从此踏上了音乐之旅。之后,李祥霆以自己特有的音乐造诣在古琴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并担任古琴和洞箫的教授。
轻微淡远并不是古琴的最高境界
除了精通古琴,李祥霆的文学功底也非常深厚。“自知还自问,何必论贤愚。画癖兼诗癖,琴徒复酒徒。狂来日月小,闲去鬼神无。今古杂文野,俨然上大夫”,这首《自嘲》旷达洒脱,言语间人们不难体味出他那种超脱世俗的人生态度。正是这样,李祥霆对音乐有了独特的见解,他说:“我觉得清微淡远是故弄玄虚,把曲子弹得别人都听不懂就叫做清微淡远,这样的音乐怎能引起共鸣。琴是一门技术性很强的艺术,音准、节奏、句子、语气、感情都有思想基础。如果一个人连曲子都读不懂,不懂古体诗,怎么可能达到琴的最高境界!”
李祥霆还告诉记者,真正古代的琴是有几分贵族气的,文人的琴,七弦之间都是浩然之气。
走出“高山流水”继承亦要重视发扬
古琴历来被看作是文人雅士、达官贵人修身养性之物,位列“琴棋书画”之首。清朝末期,古琴逐渐由荣入衰,濒于绝迹。2003年,古琴被列入联合国“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现在,全世界能弹古琴的人数已达万人。但是,古琴依然是最冷门的传统音乐,其发展越发受到关注。身为中国古琴学会会长,李祥霆长期致力于将古琴这门古老的民族艺术展示在世人面前。他几十年来潜心于古琴艺术的挖掘与探索,从而在传承和发展古琴艺术的事业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越来越多的人会向古琴投出喜爱的一票”
当记者提出,古琴音乐是否是小众艺术,是否会沦为“博物馆艺术”,是否应纳入现代音乐元素等音乐界近年来争论的焦点问题时,李祥霆认为,古琴自身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不需要担心未来的生存问题,而且目前不需要像其他乐器一样进行现代化的改造,人们的喜好终会对古琴的发展趋势“投票”。
而对于现在“女子十二乐坊”等音乐团体的出现,李祥霆说,只是因为社会的需要,它们就应运而生了,并不会对民族音乐的传播有什么帮助,只是一种单纯的流行方式,不会影响古琴等传统音乐的存在和发展。
对初学者:爱好是最好的老师
曾经一段时期,社会对古琴的评语是“难学易忘不中听”。李祥霆介绍,当时做古琴的技艺不高,而且古琴讲究年代越远音质越好,一方面没有好的弹奏家,一方面没有好的琴,所以效果肯定不理想。李祥霆还告诉记者,只要你真正爱好古琴,坚持下来,你就一定能学好。
为大连古琴艺术的传播支招 从孩子的教育上下工夫
由于地域原因,古琴在南北方的发展有所差异,2007年6月,大连成立了古琴研究会,这是一个令我市大连古琴专业、业余爱好者可以以琴会友的团体。对于古琴艺术在大连的发展,李祥霆说,应该从教育、从学校下功夫,让大家真正知道古琴,了解古琴,从而对古琴产生兴趣。此
在采访最后,李祥霆用一句话概括了他对古琴的理解:高而可攀,深而可测,神圣而不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