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

1594710431 102 views

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

▲ 中国当代著名国画家、漫画家、壁画家、书法家、工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美术理论家张仃(1917—2010)



他促进改变了中国美术某些领域的发展走向离开他,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将不再完整。

2017年春天,“它山之石——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次展览主要展出的是张仃先生的中国画作品。张仃先生是二十世纪公认的大美术家,他在漫画、实用美术、艺术设计、动画、书法、中国画等等多个艺术领域都有很高成就,此次中国美术馆主要展出了30多幅张仃先生的中国画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焦墨山水。

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

《文化大观园》曾经在2009年拜访过张仃先生,先生话不多,他的记忆也是片断式的,这些片断式的回忆中大多是细节,而这些细节中充满了情感。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淘气的少年,将自己对于画画的热情肆意宣泄。

“我一生追求两个字:爱和美,其中,美,最难得。”

张仃曾说:“我一生追求两个字:爱和美,其中,美,最难得。”

少年张仃在16岁时考取了北平美术专科学校,离开故乡辽宁,赴外求学,从此他的人生和中国美术有了再也无法割舍的牵绊。

陈丹青第一次远远见到张仃先生的侧面,头发雪白,惊呼:“哎哟!好样子!远远看去真像个老鹰!”王鲁湘描述,“从张仃先生身上焕发出来的气息,既风神俊朗,又磊落坦荡,极具魅力和精神张力,无法言说”,“除了形象好,气质也更绅士,所有摄影家见了他,都忍不住要给他拍肖像,而所有漫画家见了他,也忍不住要给他画漫画”。

20世纪30年代,张仃以漫画为武器,投身于抗日救亡的时代洪流,甚至因此罹祸入狱。他的漫画为中国最底层老百姓的苦难摇旗呐喊,常常刊载于《漫画》的封面,叶浅予回忆说:“张仃这个名字在30年代初露头角时,漫画刊物的编者们好像发掘到一座金矿,舍得用较大篇幅发表他的作品。”

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

张仃“史芬克斯”的新谜语《漫画》月刊封面1956年

1938年,20多岁的张仃来到延安。由于延安革命工作的需要,不得不改行变成一个装饰设计师,并一举成为党内的“首席”设计师。1945年,党中央派张仃到东北主持《东北画报》,同时创办东北鲁艺。在东北,他又发起了新年画运动,并一直扩展到全国。在新年画运动正如火如荼时,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后,他赴京编辑《三年解放战争》大画册。同年7月,出席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1955年筹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奠定了中国设计教学的基础。而全国政协的会徽设计,中南海怀仁堂、勤政殿的改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的美术设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开国邮票设计,建国瓷设计,1951年至1956年举办于莱比锡、莫斯科、布拉格、巴黎的历次国际博览会中国馆的设计,建国10周年美术设计,等等,这一系列“国”字号的大型设计展示活动,确立了张仃“新中国首席形象设计师”的崇高地位。自此,张仃通过这些美术设计完成了新中国的形象塑造。

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

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

张仃设计的1981年鸡年邮票

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

张仃设计的全国政协会徽

在20世纪的中国美术史上,极少有像张仃这样的人物,他的艺术人生与中国现代波澜壮阔的革命史休戚相关,他的艺术作品、艺术活动和艺术思想与民族的命运紧紧连接在一起,因此,有人说,20世纪的中国美术不能没有张仃。

百年张仃:他在生死关头挽救了中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