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古琴因何由歌舞地转入寂寞乡?(图)

1594708391 107 views

龚鹏程:古琴因何由歌舞地转入寂寞乡?(图)

目前古琴主要是“诗言志”的,操缦者用以抒自己的情言自己的志;而且这种志,还要是离群遗世的,属于幽人之情怀。这种形态,大约自宋明以来已然。如今谈古琴文化者,无不就此立论。

然而,古琴在先秦两汉魏晋隋唐就是如此吗?或只是如此吗?在雅乐体系中,琴就很少孤立独奏,多用于礼仪场合,且多与其他乐器配合。可见它和诗类似,既要讲“诗言志”,还要讲“诗可以观、可以群”,群与己不可偏废。现在谈古琴者,皆患偏枯。

、遗世独立的琴

琴,在现代,提倡者无不强调它的幽人性格,遗世独立、高冷孤绝。这种性格,论者或与君子之德结合起来说,或说仙家高士,或比附枯禅。演奏时则以独奏为之。

这可说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对古琴的基本认识甚或是唯一认识,也是我们现代的古琴传统。

以《琴曲集成》等大型古琴谱集来看。其中,理性元雅、诚一堂、德音堂这些琴谱名,显示了儒家宗旨;步虚仙琴、太古遗音、大音希声、松风阁之类,则有仙趣;三教同声这样的名称,更表明了它还常有佛教气味。而佛教的琴曲琴谱,如《枯木禅琴谱》中的《独鹤与飞》《云水吟》《那罗法曲》《枯木吟》《莲社引》之类,大家也是熟悉的。

这是琴谱名称及内容上就可以明白的。理论方面,近来大家最喜欢援引的是明代徐上瀛《琴况》,以二十四品论琴,曰:和、静、清、远、古、恬、淡、逸、雅、丽、亮、采、洁、润、圆、坚、宏、细、溜、健、轻、重、迟、速。许多人把这二十四况当成琴的通则去阐释,大谈特谈。

殊不知它强调“地不僻则不清,琴不实则不清,弦不洁则不清,心不静则不清,气不肃则不清:皆清之至要也,而指上之清尤为最”,要让人从琴音中感到“澄然秋潭,皎然寒月,然山涛,幽然谷应,始知弦上有此一种清况,真令人心骨俱冷,体气欲仙矣。”讲的其实是仙家之琴,因为它原本就收录在《大还阁琴谱》中。大还者,还丹也。

因是仙家论艺,故曰:“琴之为器,焚香静对,不入歌舞之场;琴之为音,孤高岑寂,不杂丝竹伴内。清泉白石,皓月疏风,自得,使听之者游思缥渺,娱乐之心不知何之,其之谓淡。舍艳而相遇于淡者,高人韵士也。而淡固未易言也,祛邪而存正,黜俗而归雅,舍媚而还淳,不着意于淡而淡之妙自臻。吾调之以淡,合乎古人,不必谐于众也。每山居深静,林木扶苏,清风入弦,绝去炎嚣,虚徐其韵,所出皆至音,所得皆真趣”(淡况)。又说琴的古,可使“一室之中,宛在深山邃谷,老木寒泉,风声簌簌,令人有遗世独立之思。”

由此等言论及文献看,即可知我们现代继承的,其实是一种深受仙家与佛徒气味濡染的琴学。在此中,虽然也讲儒家琴德,但雅人深致,亦自以离俗为高,不觉与释道相近矣!

、合群奏乐的琴

但琴在古代真的即是如此吗?恐怕大有不然。

(一)

首先从史料文献上看:

《乐府诗集》卷四十一引王僧虔《大明三年宴乐伎录》及张永《元嘉正声伎录》云:“楚调曲……其器有笙、笛弄、节、琴、筝、琵琶、瑟七种”,“未歌之前,有一部弦,又在弄后,又有但曲七曲:广陵散、黄老弹飞引、大胡笳鸣、小胡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