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事》专访马小曼:围棋是真正的国粹

1594541537 92 views

《棋事》专访马小曼:围棋是真正的国粹

北京市棋协副主席马小曼女士

新浪体育讯 冬日的暖阳很浅,淡淡地勾勒着北京南城的一座四合院。门楣上没有任何匾牌。可无论是周边的居民还圈里的人都知道这里是中国女子围甲训练基地。而我们的采访也即将开始。马小曼,北京市棋协副主席,中国女子围甲联赛发起人。

偶然与必然的相遇

棋事: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围棋?

马小曼:其实,我学围棋是件特别偶然的事。但回过头看,又有必然性。小时候,家里没一个人会下围棋。我和两个姐姐都是跟着奶奶长大,对奶奶的感情特别深。奶奶是传统家庭里面的大家闺秀。两个姐姐又特别漂亮。所以,她们从小学的就是舞蹈和体操。而我那会儿也特别希望像她们一样。但奶奶却把我送到少年宫去学围棋。

棋事:为什么会想到送您去学围棋呢?

马小曼:记得我二十多岁时,问过奶奶。她说,我的两个姐姐都长得比我好看。既然外在比不过,只有从智力上超越她们。所以,想到了学围棋。现在回想起来,奶奶确实很了不起。她带领我走上的这条路,让我终生受益。

棋事:您刚说的必然性又是什么呢?

马小曼: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素质的培养是潜移默化的。这种家庭教育并不是说要饱读多少诗书,认多少字。奶奶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性。她更多地是教导我该如何做传统意义上女人。她认为,女孩子要兼具德、言、容、功。而生活中的言传身教,点点滴滴汇聚出一种纯粹的东方品性,不是轻易可以更改的,这就是一种必然。

现在社会上很多女性,用流行话说就是有钱任性。认为什么都不用做,她们所需要的一切都可以花钱买。其实,价值观念与个体行为体现的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和修养。

其实,当初学围棋时,我并没觉得怎么样。直到三十岁以后,才愈发地发现围棋所给予自己的内涵和快乐是无可替代的。这种来自棋盘的熏修和我从小就接触的中国传统文化一起滋养着我。这是一份真实的美好。

人生应该平稳

棋事:在这个过程中,您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体会吗?

马小曼:围棋教会我如何在局部和全局间取舍,以及相互的转换方式。如果人生是一盘棋,不同的年龄段,你所遇到的不同的人与事情就是一个个的局部。正常的人生应该是比较平稳的。无论是在浪尖,还是在谷底,我们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很多人不了解平平淡淡的幸福。其实,人生的经历都是对自己的历练。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有幸遇到那么多的人与事。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去做一件事情,未做前,可以有无数种方案。但做了之后,就像棋子落下去一样,永远没有后悔两个字。棋上的输赢,经历的多了,一定可以培养一个人面对挫折的应变力。

搭建联赛平台

棋事:能谈谈您跟女子围甲之间的事情?

马小曼:我觉得自己跟围棋是累世下来的缘分。事物之间都是有缘分的。二十多年前,我跟一个师妹说,这一生我但凡有点能力,首先要回报围棋。所以创办女子围甲的想法很纯粹,就是想去办个职业女子围棋比赛。

从2007年起,我开始参加一些围棋的活动。那时,我看到一些女棋手,棋下得都非常好。只是因为没有联赛这个平台而被湮没,很可惜。女棋手跟男棋手不一样。到一定年龄,她们会去读书、工作、嫁人、生孩子。这很正常。

而现在的优秀女棋手如繁星。比如於之莹、王晨星、王祥云,包括我的偶像芮乃伟。我想,她们的棋下得这么好,如果再没有一个好的联赛平台提供给她们,这些女棋手一旦流失,中韩的差距会更大。于是,我找到了中信集团的常振明董事长,向他展示了举办女子围甲联赛的议案,希望得到他的支持。而他一听自是欣然同意。

2013年6月,我们举办了第一届中国女子围棋甲级联赛。当时社会各界反响非常大,效果远远超出了预期。

女性的柔美

棋事:跟男子围甲相比,女子围甲的竞技性肯定不足。那它的意义是什么呢?

马小曼:最初创办女子围甲的时候,我在给陈老(陈祖德)汇报中提出,女子围甲的看点不在竞技。它首先要体现的是女性的柔美,然后是智慧,最后才是博弈对杀。

我们希望通过女子围甲,呈现给观众一种对弈的全新感受。让更多的女性去了解、喜欢围棋,进而去学习围棋。

棋事:您觉得这种全新感觉的呈现需要棋手具备怎样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