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璟:千古名臣的典范,为人正直两袖清风

1606003683 88 views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宋璟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宋璟,盛唐名臣。历任上党尉、凤阁舍人、吏部尚书、刑部尚书等职。唐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拜尚书右丞相,授府仪同三司,进爵广平郡开国公。仕宦52年,一生都在为振兴大唐而励精图治,与姚崇同心协力,把一个充满内忧外患的唐朝,改变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大唐帝国。历史上对宋璟的评价很高,朝野赞誉他是“有脚阳春”。意思是说他就像一缕春风一样,走到哪里哪里似春风煦物、倍感温暖。宋璟之所以能得到如此美誉,之所以能成为一代名相,与他严谨的做人态度有着极大关系。

  一、为人正直敢管“闲事”

  武则天长安三年(公元703年),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诬陷宰相魏元忠,为了达到诬陷的目的,他贿赂凤阁舍人张说作伪证,张说迫于张易之的权势,违心答应了他,准备到御前作证,这件事被同为凤阁舍人的宋璟知道了,宋璟便对张说说:“一个人一生最重的是名誉气节,不可只图个人苟生,陷诬好人。即使因此被谪官流放,他的美德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倘有不测之祸,我会叩请天子赦免,若不成,我会与你一起去死。努力为之,万代瞻仰,在此举也。”张说为宋璟的话所感动,廷辩时如实上奏,使魏元忠免受陷害、使张易之的阴谋破产。

image.png

  在这件事情上,张易之找的是张说,并没有找宋璟。所以,这件事跟宋璟没有任何关系,他本可以不闻不问,但当他得知了以后,还是对张说进行了苦口婆心的劝说,对他晓以厉害,使张说迷途知返、放弃了为张易之做伪证。宋璟管的好像是一件与他不相干的“闲事”,但正是这种敢管“闲事”的做法,更体现出了他高尚的人格精神。

  二、不慕虚名的“傻气”

  有一年,宋璟被调任为广州都督。在广州都督任上,宋璟仍专注改善民生,并没有因为外调而灰心。他教晓百姓以砖瓦盖屋取代简陋的茅屋及草屋,以减少火灾出现的可能。

  他在任期间为百姓做了很多实事,所以,当地的百姓都很感激他。开元716年,他被调返京师,任刑部尚书。但广州的百姓并没有忘记他的好。718年,广州百姓自发捐钱,要为他修建遗爱碑,以纪念他在广州施行的仁政。消息传到京师后,宋璟立即求见玄宗皇帝,对玄宗说:“臣任广州都督期间并没什么优异的政绩,现在由于臣的地位显耀,有些阿谀奉承之人才要张罗给臣树碑。这种风气一旦开启,各地纷纷仿效,则后患无穷矣!要革除这种恶劣的风气,希望从臣这儿开始,请陛下降敕禁止为臣立碑!”玄宗想了想,认为他说得有道理,就采纳了他的建议。从此以后,其他各州也都不敢再干立碑的事了。

  有一些官员,为百姓做了点事情后,巴不得有人替自己树碑立传。而宋璟却恰恰相反,百姓主动为他立碑,他却坚决不同意,放弃了宣传自己的大好机会。宋璟的做法,看上去的确有些发傻,但这种“傻气”却是他真性情的一种表现,更是一种难得的为人境界

  三、处处避嫌,公正无私

  宋璟有个叔叔,叫宋元超,在吏部任职。因为他在洛阳居住,所以与宋璟来往不多。有一年,吏部开始选拔官员,这个宋元超也在候选之列,但宋元超却向吏部提出,说自己是宋璟的叔父,希望能得到关照。宋璟后来得知了此事,便发文书给吏部说:“宋元超是我同高祖的叔父,由于他定居在洛阳,因而未能经常前去参见。我既不敢因为他是长辈就为之隐瞒,又不愿以私害公。以往他没有提出这层关系,吏部自然可以照章办事,现在他既然已把我们的关系声张出去,那么就必须矫枉过正了。请不要录用他。”于是,在那次吏部的选拔中,宋元超就落选了。

  宋元超原本就在吏部工作,而且已在候选人之列,如果不是后来宋璟给吏部发文干预,他选上的可能性极大;即使他选上了,也不违反程序,因为一切都是按照正常程序办的。可是,宋璟为了避免自己的叔父被照顾的嫌疑、为了使官员的选拔更加公正,却毅然要求不录用自己的叔父,表现出了难得的公正无私的精神。

image.png

  四、用智慧保持气节

  王毛仲曾是临淄王李隆基的家奴,参与平定韦后、太平公主之乱,李隆基继位为唐玄宗后,授予他为大将军,后因诛杀萧至忠等有功,又升为辅国大将军,成为权高位重的禁卫军将领、玄宗皇帝的宠臣,因此飞扬跋扈、猖狂到了极点,许多文武官员都争相巴结他。但宋璟讨厌他的为人,从来不去刻意讨好他。王毛仲的女儿将要出嫁,玄宗问他还缺什么东西。王毛仲叩头回答道:“臣万事均已齐备,只是没有请到客人。”玄宗问道:“张说、源乾曜这类人难道喊不来吗?”王毛仲回答说:“这些已经请到了。”唐玄宗说:“朕知道你请不动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宋璟。”王毛仲回道:“正是。”玄宗笑着说:“朕明天亲自替你请客人。”第二天,玄宗对宰相说:“朕的奴才王毛仲为女儿办喜事,你们应当与各位朝廷要员一起去他家贺喜。”直到正午时分,所有的来宾还都不敢动筷子,只为了等宋璟一人。过了很久,宋璟才到。他先端起酒杯向西行礼拜谢君命,然后未等喝完这一杯酒,便忽然说腹中疼痛难忍而退席回家。